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 特级AAⅤ毛片欧美免费观看 日本强奷老师在线播放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红楼绮梦(二十八)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红楼绮梦(二十八)

(二十八)

    宝玉来到宁国府见到贾珍,贾珍就把下午的事说给宝玉:当天下午贾珍一出府门正碰上柳湘琏,那柳湘琏对贾珍素无好感,因此贾珍想拉一下关系就主动向他打招呼:“你好啊,三妹夫。”  贾珍的问候让柳湘琏愣住了,他不明白地问贾珍:“什么三妹夫?”  贾珍哈哈一笑说:“那尤三姐是我内人的三妹,今后我们是亲戚了。”  柳湘琏一听真是五雷轰顶,他没再说什么径直去找尤三姐。尤三姐正在屋里捧着柳湘琏送的宝剑端详,猛见柳湘琏凶神恶煞般地闯进来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柳湘琏从她的手了拿过自的剑,并随手把尤三姐的剑放在桌上说:“尤姑娘,柳某不能高攀,昨日的婚约就罢了。”  柳湘琏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尤三姐愣了一下后心中火起,抄起自己的剑就追了出去。  尤三姐追到宁府门口,这时贾珍已经拦住柳湘琏不住地劝说。尤三姐走上前把剑一横问柳湘琏:“柳郎,我尤三姐那点儿对不住你了?”  柳湘琏冷冷一笑说:“你是宁府中人,你们荣、宁二府除了门口那对石狮子以外,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尤三姐听了,脸上一阵儿红一阵儿白。心想自己刚进宁府就被贾珍父子强奸这还有情可原,但后来自己却象淫女荡妇一样和众多男人通奸毫无羞耻可言。现在柳湘琏说自己,那也怪自己太下贱了。  那尤三姐本是性情刚烈之女,她很怨恨自己过去的所做所为。她惨笑了一声说:“柳郎你说的不错,是三姐不好,根本配不上你。”说着心一横,用宝剑在自己细嫩的脖子上一勒,当场香消玉陨。  柳湘琏没想到尤三姐竟如此刚烈,他上前抱起尤三姐的尸身说:“是我害了你,我柳湘琏从此出家为僧,天天超度姑娘。”说着抱着尸体离开了宁府。贾珍不在阻拦,只是看着柳湘琏离开。  宝玉没想到自己给柳湘琏做媒竟弄成了这样,他心情沉重地回到怡红院。一连好几天足不出户,只在家中修改黛玉等人的画像。  宝玉看着这些画像总觉得不太满意,他想起宝钗说过:惜春对画有格外的心得。自己何不去找她探讨一下呢。  宝玉匆匆忙忙来找惜春,他一进门就大喊着:“四妹、四妹,你在吗?”  惜春从屋里走出来说:“是二哥哥啊,我这可来了贵客了,你别那么大声喊好吗?”  宝玉笑呵呵的说:“是吗?我今天可是来拜师的。”  惜春也笑了,她一面把宝玉往屋子里让一面笑着说:“二哥哥拜谁为师啊?  该不会是我吧?“  宝玉说:“就是四妹妹那啊。”宝玉说着随着惜春进了无里。他一进屋就看见正中坐着一位带发的比丘尼。宝玉见她很眼熟,仔细想了想知道她就是随父亲来的妙玉。  惜春给俩人介绍了一下,宝玉躬身合什道:“大师好。”  妙玉冷漠地双手合什点了点头,嘴里说:“贫尼也有礼了。”那妙玉一进贾府就闻得宝玉的大名,只知道他爱周旋于女子闺房中间,因此心中对他的印象极差。现在一见就觉得宝玉长的眉清目秀,玉树临风。可他的大喊大叫让妙玉感到他教养不深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花花公子。因此对他态度十分冷淡。  宝玉看了看妙玉,他被她的超凡脱俗的气质倾倒了。妙玉端庄高坐,秀丽的面孔上一幅肃穆的神情,一团青丝披撒在衲衣上。一身宽大的僧衣也遮不住她阿娜多姿的娇躯。她浑身透露出一股让人望而生畏的气势,使宝玉随心中爱慕但也不敢再多看她一眼。  妙玉看宝玉呆呆的样子,她更不把宝玉放到眼里。妙玉起身对惜春说:“惜春妹妹,我先告辞了。”说着起身就走并不再和宝玉说一句话。  宝玉和惜春把妙玉送到门外,宝玉突然开口对妙玉说:“该日定去宝庵领教大师的佛法。”  妙玉一愣随即说:“好吧,贫尼恭候大驾,”说着头也不回地去了。  宝玉和惜春回到屋内,宝玉向惜春问起妙玉的情况。惜春说:“妙玉师傅的佛法很高啊,我一直在向她学呢。二哥哥你也懂佛法吗?”  宝玉说:“我只是看了几本佛经而已。我今天是来向没妹妹学画的。”  惜春笑了起来,她不相信的摇了摇头说:“二哥哥你在开玩笑吧,你向我学还是你教我吧。”  宝玉说:“是真的,我怎么能骗你啊。”  惜春说:“那好吧,那咱们就共同探讨吧。”于是俩人就绘画方面的问题共同研究起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通过和惜春的探讨,宝玉的绘画水平与日俱增,他把给黛玉她们的画像修改的更进一步,并抽空给湘云画了一张。  宝玉经常去惜春那儿研讨绘画,而妙玉也经常去给她讲经,当俩人碰到一起的时候三人就在一块讨论起佛法来。那宝玉很有灵性,他虽然钻研佛经时间不长但佛法的水平却是突飞猛进,连妙玉也对他刮目相看,渐渐地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一见宝玉态度不再冷淡,俩人互相敬佩起来。  这天宝玉把自己给众姐妹画的像都带到惜春那儿让她给评判一下。惜春打开画卷,但见上面有夕阳下的探春,舞剑的湘云,出浴的宝钗,春困的黛玉以及凤姐的放浪,可卿的风骚,李纨的成熟。  看着这一幅幅赤裸的人体,惜春就感到浑身躁热,口干舌躁。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宝玉在一旁催促:“怎么样啊,你看看那儿有不妥之处啊?”  惜春越看脸越红,她问宝玉:“这些画你是怎么画的,这些姐妹怎么能让你这么画啊?”  宝玉面露得意之色,他说:“这没什么啊,这全是我照她们摆的样子画的,不信妹妹你也摆个样让我给你画一个你看看好吗?”  宝玉这句话更让惜春羞涩不堪,她在家中耳闻目睹了其兄贾珍的荒唐淫乱的事情,也听嫂子谈论过这方面的情况,虽然她的年纪不算大,但也是情窦已开早解风情了。她心性很高,一般男人根本看不上眼,只有想宝玉这样的才学出众,人品高雅的人才能入她的眼界。  现在宝玉问到这句话,惜春犹豫了一下,心中就已经愿意了,但少女的羞涩让她不好意思张口。在迟疑了一阵后,惜春就默默地给宝玉把画画的物品全都准备好了,然后自己慢慢脱掉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地站在宝玉面前。

  惜春刚刚开始发育,她身上更多的是幼女的特色。一对微微隆起的茹房就象两个小馒头一样,花生大的小乳头立在上面。她的皮肤极是细白粉嫩,在两条白皙修长的双腿间是一个鼓起的小肉丘,上面洁净光滑,这小妮子还没张出阴毛呢  宝玉看着惜春赤裸裸的身体,他强定了一下心神,刷刷点点给惜春画好。然后让她看,惜春连衣服也没穿上就来到宝玉身边,她一看自己的画像更是春心摇动,原来宝玉把她画的就象风情万种的成熟女人,浑身四射出青春活力。特别是对她女人特有部位的描述让任何看了都会想入非非。  宝玉伸手轻轻拦住四妹赤裸的娇躯,当俩人肌肤相亲的那一刹,惜春身上一震,再也站不住了身子晃了两晃就靠到宝玉身上。宝玉趁机紧紧搂住她,双手顺势捂在她那对紧绷绷滑溜溜的小乳上。  惜春紧张的不停地抖动着身子,她的喘息也越来越重。宝玉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起来,并在她的耳边说着甜蜜的话语,惜春不由的吃吃笑起来,她的脸则更加红润了。  原来宝玉是让惜春舔他的肉棍,惜春很不好意思地给宝玉脱下衣服,她看着宝玉腿见那小小的肉虫心里充满了好奇。她把宝玉的鸡巴含在嘴里,吞吞吐吐的吸吮,不一会儿宝玉的肉棍变的又粗又长,把惜春吓了一跳。她很不理解的问宝玉:“二哥哥,它怎么变的这么大了?好让人害怕啊。”  宝玉一面抚弄着惜春小巧嫩白的臀部说:“当然了,如果它不变大怎么能跑到你下面的小洞洞里啊。”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惜春套弄着宝玉的阴茎说:“这我是知道的,可它这么大,我怎么能受得了啊?”  宝玉已是欲火中烧,他不在想说什么,只是把鸡巴伸到惜春的嘴里堵住她不让她在说话,他的一只手已然摸到惜春还未张毛的阴穴上扣弄起来。  他的手摸着四妹那两片柔嫩嫩的阴唇,嘴里还不停地鼓励她:“好妹妹,你再用劲舔舔,呆会儿哥哥让你快乐的赛过神仙。”  惜春更卖力了,虽然她口交的水平不高,但也让宝玉感到很受用。宝玉一面舒舒服服地享用惜春的服务,一面在她未经人事的娇躯上摸索。没多久惜春就承受不了了,她松开口吐出宝玉的鸡巴呻吟起来:“啊┅┅啊┅┅怎么办啊┅┅二哥哥┅┅我下面┅┅的小┅┅小洞洞好┅┅好痒痒啊。”  宝玉的手指上已经沾满了惜春的淫液,他知道这妮子已经动情了。宝玉把她放在桌子上,分开她雪白的双腿让她鲜红的嫩穴完全暴露出来,然后他挺着大鸡巴伸到惜春的阴户上不停地研磨。  惜唇感到一个巨大圆滑的肉蛋在自己的阴唇上滑动,她心里紧张的要命,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惜春喘息着说:“二哥哥,你的那么大,小妹怎么能受得了啊?”  宝玉抚摸着她的双乳说:“没关系的,我不会让妹妹受苦的。”说着继续用龟头蹭她的嫩穴。  惜春的小穴痒的不行了,阴道口张开了,红红的里面往外淌着晶莹的爱液。  她哀求起来:“好哥哥,快让它进来吧,我真的不行了。”  宝玉故意挑逗她:“让谁进来啊?进那里啊?”  惜春已经没了羞涩,她只剩下万丈欲火了:“让哥哥的鸡巴进妹妹的嫩穴里面。”  "说,是让大鸡巴插进妹妹的骚穴里使劲操。”宝玉命令道。  "是、是,让哥哥的大鸡巴插进妹妹的骚穴里使劲操吧。”惜春有求必应,她的浪叫声已经变的很大了。  宝玉把沾满惜春淫水的肉棍慢慢推进了她的阴道里,由于宝玉的动作很轻,水让宝玉的鸡巴很大也没让她受到多少痛苦,只是在捅破她的处女膜的时候惜春感到了一点微痛。  宝玉把鸡巴插进惜春的阴道后,他停止动作让惜春缓了一口气,然后才抽动起他的肉棍。宝玉的鸡巴越动越快而且也越刺越深。惜春的小穴被涨的嫩肉外翻淫水横流,她忍不住浪叫连声:“鸡┅┅鸡巴┅┅啊┅┅啊┅┅鸡巴最棒了┅┅啊┅┅”没想到惜春叫起来竟那么入骨,毫无羞耻之心,整个屋里充满了极其淫荡的气氛。宝玉和惜春已全无互相讲经四那种高雅和端庄,他们俩就象两条淫乱的肉虫一样缠在一起。惜春什麽都说出口∶“啊┅┅插我┅┅爱我┅┅啊┅┅啊鸡巴┅┅啊┅┅别停┅┅快一点┅┅啊┅┅对┅┅对┅┅插死我没关系┅┅啊┅啊┅┅来了┅┅啊┅┅美死了┅┅啊┅┅”  宝玉越干越兴奋,他的鸡巴拼命的插个不停。俩人的情性都达到了顶点,当宝玉的阳精如潮水一般涌进惜春的子宫里是,她就象一堆雪白的肉泥瘫软在桌上  自此以后,惜春对宝玉深爱倾心,她屡屡在妙玉面前对宝玉鼎立夸赞,弄的妙玉对宝玉逐渐敬慕起来。  三人又在一起讲学说道谈了半天,当天色以暗的时候,妙玉说还要回去做晚课,宝玉也告辞出来。俩人离开惜春的院子一起往回走,当走到萧湘馆后面的小土山上是,听到萧湘馆里传来了一阵阵琴声。  那琴声幽雅玄美,宝玉仔细听了听说:“这是林妹妹弹的。”  妙玉说:“没想到林姑娘竟有这一手好琴,我们在这一听也算有缘啊。”俩人就在这土上上静听黛玉抚琴。  听着听着黛玉的琴声一转变的绮丽婉转,有如一对男女在花前月下互诉忠肠渐渐又变了声调,好似小儿女床上交欢,呻吟妩媚。  听着黛玉的曲子,宝玉的欲火渐起,他的肉棍已是硬梆梆的了。而妙玉早就是面红耳赤了,她转身就要离去,宝玉借机抓住她柔若无骨的玉手说:“我们听晚在走好吗?”  当宝玉的手抓住妙玉时,俩人肌肤相亲,妙玉就象过电似的浑身颤抖起来,她心里一阵恐慌但两只脚就象钉在地上一样再也挪不动半步了。  黛玉的琴声越来越让人想入非非,琴声把男欢女爱之事表现的淋漓尽致。妙玉已然把持不住了,她柔软的娇躯早就倒在了宝玉的怀里。  俩人听着这春色无边的琴声,宝玉的手伸进了妙玉宽大的衲衣里父母着她温暖柔润的乳房。妙玉的乳房挺拔混圆,乳头坚硬而红润,宝玉捏在手里感到滑滑的腻腻的,不由想起唐玄宗赞杨玉环的话:“软温新剥鸡头肉。”当宝玉在她耳边说出这句话时,妙玉满脸羞涩地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柔情蜜意。

  宝玉象受到她鼓励一样,他的手顺着妙玉光滑平坦的小腹往下滑,一直摸到她那少女的私处,并在上面大下其手。  妙玉并不做声,她只是紧紧拥在宝玉的怀里。这时候在琴声的拌奏下传来了黛玉的吟唱: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绡帐里有谁怜。  花前月下穷恩爱,觅觅寻寻郎不见。  郎情妾意有谁知,海誓山盟见真情。  郎君有情情更深,一朝欢爱到天明。  妾身偎依郎胸前,郎君玉茎直通天。  蓬门今朝为君开,玉茎探穴两欢爱。  ......  随着黛玉的歌声,宝玉和妙玉已经翩翩起舞了。宝玉撩起妙玉衣服的下摆,脱下她的内裤,把自己粗硬的玉茎插进她的玉穴里。圆滑的龟头冲破处女膜的阻挡直达子宫口,一股处子的鲜血顺着妙玉白嫩修长的玉腿流淌下来。  在最宝贵的贞操失去的时候,妙玉痛苦地轻声叫了一下,然后她就默不做声地紧趴在宝玉身上,让宝玉一手抬着自己的一条玉腿,一手扶着自己的腰身,用粗长的肉棍抽插细嫩狭小的阴道。  当黛玉唱到最后一句:“玉浆喷洒承雨露,男女寻爱齐升天。”的时候宝玉的阳精正好射进妙玉的阴道里。  妙玉掏出手帕把自己的下体擦净,又把宝玉的肉棍擦好。她收拾好身上的衣服转身就走,宝玉正想拦她,妙玉说:“今天我的罪孽不轻,但我不悔,请你体谅我吧。”说着转身下了土山。  宝玉呆呆地站在那看妙玉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外,他愣了一会儿也转身回怡红院了。  宝玉一进门见鸳鸯坐在床边看袭人绣花,他坐到鸳鸯身边对袭人说:“我渴的狠了,你快去倒碗茶来。”  袭人起身去倒茶,宝玉闻到鸳鸯身上传来一股桂花的香气,他搂住鸳鸯柔嫩的身躯,手在她白净的肌肤上摸索着。那鸳鸯的肌肤竟比袭人的还要白腻。看着鸳鸯殷红的樱唇宝玉象软糖一样粘在她身上:“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给我吃了吧?”说着就伸过嘴去。  鸳鸯被男人搂着很不好意思,见宝玉这样更是慌了,她赶紧喊袭人:“袭人你快来啊,你跟了他一辈子也不劝劝他。”  袭人过来拉开宝玉说:“鸳鸯姐姐是给你送信来的。”  宝玉问鸳鸯说:“有什么重要事情让姐姐这么晚跑过来啊?”  鸳鸯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说:“是老太太让我来的,说过了八月十五,咱家大姑奶奶就要奉皇命回来省亲了。”  宝玉听了欢喜的不得了,他一直能盼着早日见到进宫做了贵妃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