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 特级AAⅤ毛片欧美免费观看 日本强奷老师在线播放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红楼绮梦(二十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红楼绮梦(二十六)

(二十六) 

   薛姨妈来到大厅,她在当中的椅子上坐下。管家薛义拉着负责押货的头儿薛仁给薛姨妈行过礼,薛姨妈问薛仁:“你们几时到的?你家大爷呢?”  薛仁躬身道:“小的才进城,小的是押着货物从运河乘穿而来。薛大爷押着一些贵重物品走的是陆路,想来应当比小的先到啊。”  薛姨妈心里一沉说:“可你家大爷还没回来啊?”  薛仁说:“大爷临走是说要去看太爷的朋友,就是那个桂花夏家。”  薛姨妈听了这话心才稍安稳了些,她吩咐薛义把货物分发出去。又觉得薛幡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总有点不对劲,她问薛仁有谁护着薛幡,薛仁说有江南镖局的李海山和荣府护园包勇。薛姻妈这才放下心来。  一连十几天都没薛幡的消息,把薛府的人急的都象热锅上的蚂蚁,宝玉也是经常过去安慰薛姨妈。薛姨妈和宝钗往往用和宝玉在床上疯狂的性爱来缓解心里的忧愁。终于当家人报告说薛大爷押着货进城了,全家才欢欣鼓舞起来。  宝玉和香菱在薛府门口接着薛幡,薛幡一到家门口宝玉就迎上去拉着他问长问短。薛幡说:“宝兄弟,真是一言难尽啊,要不是柳大哥我们恐怕就见不了面了。”  宝玉望后一看,见柳湘琏和包勇在后面跟着,宝玉上前拉着他的手着实亲热一番。香菱把大家让到大厅,薛姨妈和宝钗早在大厅里等候多时了。  大家在大厅坐好,薛姨妈询问薛幡为什么现在才回来,薛幡就把他在路上的遭遇讲给母亲听:  薛幡带了十几车贵重物品,领着七个家人并雇了江南镖局的李海山做保镖打道回京。薛幡顺路去看望父亲的朋友,那人姓夏,因其有数百亩桂花地,当地人都称其为“桂花夏家”。  薛幡领着车辆来到夏家家门口,一看他的家门不象过去那样绚丽多彩,露出萧条之象。薛幡就让包勇领着李海山先找客店住下,并吩咐他们好升看管货物,自己去夏家拜会夏老爷。  家人进去通报说薛爷来了,夏母赶忙迎出来把薛幡让进屋里。落座之后薛幡问起家里的情况,夏母告诉薛幡夏老爷已去世多年了,就剩下她和女儿夏金桂相依为命。薛幡听了不胜感慨,夏母吩咐下人备酒招待薛幡。  不大的工夫桌子上就摆满了酒菜,夏母让薛幡上席饮酒。夏母陪薛幡饮了几杯就找借口离席而去,她匆匆来到后院找女儿,夏金桂一见母亲说:“母亲不是在陪薛家大哥吗?怎么回来了?”  夏母说:“女儿啊,娘找你商量一件事,这可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啊。”  夏金桂有点吃惊:“什么事啊?”  夏母叹了一口气说:“孩子,自从你父亲没了以后,咱们的家境一日不如一日了,看样子早晚是要坐吃山空的。现在你薛大哥来了,他可是家财巨富,如果你能下嫁与他,那咱们母女的后半辈子是不用愁了。”  夏金桂说:“人家愿意吗?我可不想去碰钉子。”其实夏金桂早见过薛幡了她并不想嫁给他。  夏母说:“他正在客厅喝酒,你去陪着他,然后你在勾引他一下,后面我自有打算。”  夏金桂犹豫了一会儿,为了以后只好如此,她重新梳洗打扮了一下,随母亲去见薛幡。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薛幡正独自饮酒,一看夏母领着一个美丽妖艳的女子进来,猜那女子可能是她的女儿夏金桂。夏母来到薛幡身边说:“伯母我今日身子不适,就让金桂陪陪你吧。”  薛幡一听,心里欢喜的不得了,他忙对夏母说:“伯母客气了,都是自家人啊,那伯母就好好歇息吧。”  夏母说:“那我就去了,金桂你要照顾好你薛大哥啊。”说着转身出了屋。  夏金桂坐到薛幡身边殷切劝酒,不一会儿就让薛幡喝的满头冒汗微带醉意。  夏金桂见差不多就说:“薛大哥,看你这身汗,还不快脱了衣服凉快凉快。”  薛幡脱掉外衣,上身赤膊,下身穿一短裤。那夏金桂是个风流女子,虽没嫁人但早同夏母的干儿子有一腿了。她见薛幡脱了衣服,一面劝酒一面对他眉来眼去的。薛幡心里痒痒,俩人越靠越近。夏金桂擦了擦汗说:“小妹也很热啊,我想脱了外衣,大哥会笑话我不雅吧?”  薛幡正求之不得,他说:“这天也太热了,都是自家人,别拘束了。”  金桂脱下上衣,赤裸裸露出整个背上细白的嫩肉,胸前只挂着一个葱绿的小兜肚,一对高耸润白的大奶露出一小点,但这更让人想入非非。  俩人继续饮酒,逐渐逐渐地靠近直到最后互相偎依在一起。俩人肌肤相亲,耳鬓撕磨,在加上夏金桂刻意地勾引薛幡,她的手还不断的在他支起来的腿间佛过,让薛幡热血汹涌。他的手臂搭到夏金桂嫩滑的肩头,而金桂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拒绝。这样一来薛幡的胆更大了,他本不是什么道学,立刻把夏金桂紧搂在怀里,二人嘴对嘴亲了起来。薛幡的手早迫不及待的伸到了金桂的乳房上。

  薛幡的手探到夏金桂的腿间,在丰盈的肉丘上摸来摸去,夏金桂的水份丰沛得令他吃惊,那浪水又热又滑,马上就将他的手指浸得湿,但她现在脸上所伪装的表情却是娴雅淑德,真是一点都不相符。  薛幡的手指在金桂的阴户上活动着,很快的那两片软肉就自动的张开了,他又伸得更进去一些,弄的夏金桂下身骚痒难耐,屁股开始轻轻的扭动起来,嘴里也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薛幡抚弄着金桂,看着她一脸对性欲的渴望,他立刻动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和金桂的衣服全脱了下来。薛幡看着她的双腿间,她的阴毛整齐而不浓密还略带红色,淡粉红色的阴唇,小小的一点尖尖的阴蒂从夹缝中吐出来,底下的穴儿因为刚才的舒服而有一些张开,可以看见红红的穴肉,穴口都是黏黏的浪水。薛幡一面看着金桂一面搓着自己的鸡巴,而夏金桂摆出一幅任人宰割的姿势引诱他。  薛幡的鸡巴早硬的象铁棍一样了,夏金桂见薛幡竟有这样粗大的鸡巴从心里喜欢出来,她扭着身子,急切地等着他的大鸡巴插进来。薛幡俯趴到她的身上,鸡巴顶着穴口,一用力便全根尽没。  "啊┅┅”夏金桂发出一声愉快的欢呼。  薛幡努力的扭腰挺动,更卖命的抽动。眼睛看到金桂摇晃的大乳房,屁股飞快的抛着。夏金桂被她插的双眼翻白,小穴里的淫水顺着丰满的屁股流下来,淌的满地都是。她嘴里也是浪叫不断,她快乐的魂都要飞了。  正当俩人搞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夏母突然闯了进来,她一见二人就一屁股坐到地上呼天抢地地大哭起来。吓的薛幡从夏金桂身上下来,也顾不得穿衣爬在地上给夏母连连磕头。  夏母止住哭声说:“我的女儿被你强奸了,这让她还怎么活?还怎么嫁人?  你说该怎么办吧?“  薛幡无话可说,夏母又说:“你我也是通家之好,这样吧,你要是肯娶我的女儿,那这事就算了,你说能?”  薛幡想了想,看了看旁边赤身裸体的夏金桂,一咬牙说:“我愿娶金桂妹妹岳母在上,受小婿一拜。”  夏母脸上露出笑容,她拉住薛幡说:“好了,你肯答应就好,那我就不在这碍你们的事了。”  等夏母一出门,薛幡再次骑到金桂身上,他好象有一腔怒火要发泄一样,粗长的鸡巴狠命的猛操着夏金桂的嫩穴。幸好夏金桂平日经常和男人交床第之欢,这才承受起了薛幡这样长的肉棍。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俩人高潮过后,薛幡来见夏母。夏母说:“我就这一个女儿,她既嫁你,我也舍不得离开她,这样吧我把这的家产都典卖了,我随你进京如何?”  薛幡点头称是,夏母就找住典房卖地。夏家已无多少财产,没两天就全出手了。薛幡把东西整理好,又雇了一辆车让夏母、金桂和一个丫头宝蟾乘坐。一路浩浩荡荡奔京城而去。  当他们的来到一桥前,桥上下来二十几个人,全都是黑巾蒙面手持钢刀。包勇一看知道遇上抢劫的了,李海山让手下护好车辆,自己领着六个人和包勇薛幡迎住劫匪。  那包勇一条大棍勇不可挡,连李海山看了都暗自心惊。那些匪徒人数虽众,但并没什么武功不一会儿就被这几个人斩尽杀绝了。薛幡撕开为首的匪徒的面巾一看原来是夏家的干儿子,他见夏母弃他而去,自己再没什么好处可捞了,心中十分恼恨。见薛幡带着那么的东西,于是就纠集了自己的狐朋狗友来抢东西。  薛幡让下人把这些尸体埋了,然后继续赶路。为防万一,包勇走最前头。他刚走到桥中间,就感觉到脑后有风声,他下意识的一抵头,一口钢刀从头顶上略过,还没等他转过身来,背上就被揣了一腿,包勇往前跨了几步一头载进河里。  偷袭包勇的是李海山,他见包勇落水,立刻跃到薛幡的马前把刀押在他的肩上喊道:“都别动,不然我就宰了他。”  众人一惊,谁也不敢动了。李海山让手下人把薛幡和他的家人捆好,把他们押到河边的一座破旧的河神庙里。底下人不明所以,他们七嘴八舌问李海山想要做什么,李海山说:“这姓薛的带了这么多的财宝,我们取一部分,剩下的就带到官府,这事全推到那帮劫匪身上,你们看怎么样?”  众人都点了点头,有人问:“那姓薛的怎么办?”  李海山说:“我们先在这开开荤,先玩玩这三娘们,然后把他们全‘哈哩’了,这样一来我们怎么说,官府就怎么听吧。”  大家哄然叫好,然后一起动手,把车子推进庙里,并七手八脚地把大殿收拾好。当夏母三人被拖进大殿后,三女早吓的面无人色了。众人淫笑着脱下身上的衣服,夏家三女一看周围这么都赤裸裸的男人色迷迷地盯着自己,心里更是害怕  李海山冲三女喝道:“给我把衣服脱光了。”三女还再犹豫,迟迟不肯动手李海山抡起马鞭对着夏金桂就是一鞭,疼得她泪水横流,三女看他凶恶的样子不敢再等,只好乖乖的脱下身上的衣服。  李海山欣赏着三女赤裸的身躯,最美艳的要算是夏金桂了,皮肤光滑细致,白皙粉嫩,臂膀丰腴有弹性,一副尊养处优大小姐的模样。胸前一双丰满的乳房随着起伏的前胸晃动着,那肉球圆满结实,秀挺坚突。她的屁股浑圆曲滑,大腿修长又白又嫩,小腿肚结实而舒缓。双腿间阴毛闪亮,格外诱人。夏母已是半老徐娘,但浑身的肌肤还算白嫩,胸前的一对大乳更胜常人,挂在胸前跳动着。宝蟾年纪尚小,胸前一团嫩小的肉团团,双腿间稀稀拉拉长着几根阴毛。  李海山哈哈一笑伸手在吓金桂身上摸起来,他这一动手,那些早就忍不住的男人全上来了,十几双手在三个女人身上乱抓乱扣。吓的三女连连惊叫,就连绑在一边的薛幡都不忍再看了。  李海山一面扣着夏金桂的小穴,一面说:“真想不到这娘们这么骚啊,我的手指还没摸进她的小肉洞里,她倒流开水了。”  手下人奉承道:“那是你李头儿的手发高明啊。”  夏金桂扭着身子不住地哀求李海山:“李大爷,你就饶了我吧。”李海山端着自己的阴茎说:“我到想饶你,可它却不想饶你啊。”说着他把龟头对着夏金桂张开的阴道口,阴茎只稍一用力,就顺利地进入了她湿润的阴道之中了。  随着金桂一声痛苦的呻吟,她停止了最後的挣扎,李海山一边冲插着夏金桂的阴道,一边仍在玩弄着她的双乳。别人也不甘示弱,有俩家伙分别把鸡巴插进夏金桂的嘴里和屁眼里。另一边夏母正被几个人轮奸,她的阴道,屁眼和嘴里都查满了男人的阳具。最惨的要算是宝蟾了,她幼嫩的处女膜被男人强壮粗大的鸡巴撕裂了,一道血水顺着大腿流下来,她发出葚人的惨叫。

  这些男人都是性欲极强的,他们好久没有尝到女人的肉味了。强奸女人给他们带来从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李海山他几次忍住强迫自己不射精,为了能在夏金桂的身体里多呆一会儿。但是,一阵阵因摩擦而产生的快感,使他终於忍不不住将喷涌而出的精液直射入夏金桂的阴道深处。  李海山刚一站起身来,立刻就有一个人填补他的空缺。李海山虽然射了精,但周围环境的刺激瞬间又让他的阴茎硬起来了,他来到夏母身边说:“我刚强奸了你的女儿,我的鸡巴上还粘着你女儿的淫水呢,现在我的鸡巴要插进你的骚穴了,你高兴吗?”说着鸡巴对着夏母的肥穴捅了进去。  疯狂的轮奸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当李海山从宝蟾嫩小的阴道里抽出他粘满鲜血和精液的阴茎时,宝蟾就再也没醒过来,这可怜的姑娘是被这些男人活活地轮奸致死的。而夏家母女疲惫不堪地躺在地上,她们的嘴里、身上、腿间全是男人的精液,其中还夹杂着一点男人的尿液和二人流出的淫水。  李海山吩咐人把宝蟾埋了,俩个人拖起她就往外走,从她的阴道里流出的混着血水的精液在地上划了长长的一溜。李海山又说:“把这两个女人也处理掉。  听了这话,夏金桂“腾”地跳起来,她跪到李海山的脚前哭喊道:“求求你饶了我吧,以后我跟着你,伺候你。”说着抓住他的阴茎含在嘴里又是舔又是吸李海山略一犹豫,一个手下在他耳边说:“李头儿,有了钱什么都有了,有了她的话,万一┅┅”  李海山听了这话不再迟疑,他一把推到夏金桂,右手一挥刀在她的胸前划过夏金桂两颗玉润圆滑的乳房被他齐根切了下来。夏金桂疼的连声惨叫,李海山跟上前刀见探进她的小穴里,他手腕一转就把夏金桂的嫩穴割了下来,跟着刀往上挑一直把她的子宫并小腹劈开,子宫里装满了男人的精液全淌了出来。  夏金桂惨叫着断了气,夏母早吓的背过气去了。一个手下人用一条长枪准着夏母的淫穴用力一捅,枪尖顺着她的阴道穿透她的子宫一直从嘴里露出来。  众人杀了夏家母女后,李海山提刀来砍薛幡,他们来到配殿一看,一个陌生人刚给薛幡解开绑绳,而包勇手持大棍站在一边。  李海山没想到包勇竟还活着,原来包勇自下长在南方,他的水性极强。他落水后潜游到岸边,李海山揣的一脚还不轻,他刚上岸就昏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包勇才醒过来。他睁开眼一瞧,见是柳湘琏,包勇没想到竟能遇到他,他也顾不得问柳湘琏是怎么来的,拉上他去救薛幡。  李海山仗着人多,他想一涌而上,还没等他说话,柳湘琏已经欺到他身前。  李海山抡到就砍,柳湘琏举剑相迎,没几下柳湘琏就把他穿了个透心。剩下的人死的死、跑的跑,包勇随手还抓了两个。  薛幡让下人买棺木装了夏家母女,然后把抓的人送交官府并说明详情。这样一直逗留的十几天才算把事解决。  完后柳湘琏跟着薛幡一起匆匆忙忙地回到京城。